Warning: count():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/home/wwwroot/www.testdirect.org/wp-content/themes/book-ttkan/functions.php on line 2320
渣男別得意,你才是白月光替身 第6章_德興小說
◈ 第5章

第6章

到了下午,同學拉着我。

「沈宴找你,在那裡。」

我拿着禮物,快步過去。

陽光下,少年一身白襯衫,嘴角的笑容恰到好處。

我也笑笑,幾步便上前。

少年眉眼彎彎,正要拿出手裡的東西:「簡意,我…」

在我驚恐的目光下,沈宴的臉色瞬間變白,無力的倒在了地上。

教室里,我的旁邊依舊是空的。

一周了。

自從沈宴上次暈倒後,就再也沒有見過他了。

課桌里還有我未送出去的禮物。

手機里全是我發出的消息,兒對面卻從未回過一條。

我拿着卷子找到老班,老班看着我的卷子欣慰的點頭。

「要是沈宴還在…哎!」

看着老班嘆氣的聲音,我心裏愈發感覺不妙。

就在我下定決心去找沈宴的時候。

回到教室,卻發現同桌換成了一個新同學。

沈宴呢?

我拉住班長:「沈宴呢?他回來了?」

班長搖搖頭:「他父母剛來了,把他的東西都帶走了。」

「估計今年都不會來了。」

不會來了!

我的大腦像是被雷劈了。

一片空白。

不管班長的呼喊,我連忙跑出去。

我跑到門口,門衛卻不讓我出去。

我急得都快要哭了:「我真的有事。」

門衛:「沒有請假條不能出去。」

僵持不下,我轉身離開。繞到一處偏僻的地方,爬了上去。

在往下爬的時候,一道聲音傳來。嚇得我踩空,摔在了地上。

我卻不敢發出聲音,慢慢爬起來,奔向沈宴的家。

好不容易到沈宴家的時候。

「你說沈宴啊!他們搬走了。」

「好好的一個小夥子,怎麼就得了白血病呢?」

大嬸的話像雷一樣炸在我的心裏。

我一瘸一拐的往回走,看着前方我一時有些茫然。

轟隆!

雷聲響過,雨水砸了下來。

如同我的心一樣,裂開了卻縫不上。

7

我慢慢睜開眼睛,面前是傅燁的臉。

他的衣服還帶着褶皺,臉上全是擔憂。

我看了四周,沒有沈宴的身影,嘶啞的開口:「沈宴呢?」

傅燁端過一杯水過來:「他沒事,來,喝點水。」

我推開他的手,拉開被子,就要下床。

再走到門邊時,傅燁叫住我:「簡意。」

我停住了步伐,眼底划過幾分複雜。

「傅燁,我不知道你知道了什麼?但是我們誰也不欠誰的,該還的,我已經還給了你們。」

說完我便推門離開,關上的門給我們之間隔了一條邊界。

身後的傅燁低着頭,眼眸里翻湧着晦暗不明的情緒:「誰也不欠誰嗎?」

來到病房裡,病房卻空無一人。

我拉住一個護士:「那裏面的人呢?」

護士看了眼,頓時也慌了:「不是在那裡嗎?人呢?」

我的心也慌亂了,他會去哪裡。

我一瘸一拐的四處尋找,可是,沒有,都沒有。

什麼地方也沒有。

我回到了家,打開門。

家裡冷清清的,保溫杯還放在那裡,裏面的水已經冷了。

咽下肚,冷得生硬。

我默默蹲下。

這一次,你又走了嗎?

為什麼,總是,總是,不等我呢?

一個人推開門進來。

林賜走了進來,慍怒道:「簡意,你跟傅燁說了什麼?」

林賜看到我的狀態,愣了下:「你……」

「你知道他回去做了什麼嗎?」

我坐在地上穿着病房的衣服,手裡拿着照片,眼神空洞又無神。

林賜怒氣沖沖的說道:「他跟林音解除了婚約,你到底幹了什麼?」

解除婚約。

林音!

我突然看向林賜。

林賜後退幾步:「你看我幹什麼?」

我連忙爬起來,扯住林賜的衣服:「帶我去見林音。」

林賜嘴角一笑,譏諷道:「你以為你是誰?憑什麼見林音。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