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arning: count():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/home/wwwroot/www.testdirect.org/wp-content/themes/book-ttkan/functions.php on line 2320
徐文同江若苓 第1章_德興小說
◈ 

第1章

江若苓靠在榻上,臉色蒼白,不斷咳嗽。
自她被罰第二日,便莫名大病一場。
這時,門吱呀一響,吟霜端着一碗泛着苦味的葯進來了。
「娘娘,該服藥了。」
江若苓咳了兩聲,看向她通紅的眼:「遇到什麼事了?
這麼委屈?」
吟霜一頓,連忙掩去眼中淚意,急急搖頭:「沒,可能是風沙迷了眼。」
江若苓輕輕吐出一個字:「說。」
吟霜便不敢再隱瞞:「今日奴婢聽人諷刺娘娘,跟他們對了起來,只恨自己無用,沒討着好。」
江若苓心口一顫。
8後宮中人早就對她恨意深重。
徐文同僅半月未來鳳鸞宮,她們便一個個蠢蠢欲動。
想來上一世,若是她沒死,最後只怕也是落得這個下場……江若苓接過葯,一飲而盡,喉間苦意蔓延,沒等吟霜拿蜜餞,她便猛地撲在床邊,劇烈嘔吐起來。
「娘娘!」
吟霜慌了神,急忙去扶,卻見江若苓臉上一片慘白,眼中淚意浮動。
吟霜頓時心酸不已:「娘娘,奴婢再去煎一副來。」
江若苓拉住她,搖了搖頭:「這葯,不必再喝了。」
「風寒可醫,心病難除,這葯,對不了我的症。」
她慢慢躺了下去,嘴裏的苦意卻久久不散。
這幾日晚上,她總覺得冷,也總想起當初徐文同對她寵愛時那些好來。
可每每當她想沉溺其中,真相便猶如利刃,狠狠撕開這片假象。
江若苓手指緊緊抓住被單,聲音哽咽。
「吟霜,你說,陛下是不是從未愛過我?」
吟霜驚的直直跪在地上,不敢言語。
江若苓背過身去,床榻之上,她肩膀微微抖着,淚流滿面。
鳳鸞宮的太醫去了一波又一波,可江若苓的病卻遲遲不見好,整個人都瘦了一圈。
而徐文同,從未踏足過鳳鸞宮。
解禁的當天晚上,江若苓坐在窗前,天邊皎月倒映入眼,卻照不亮她心底深處。
不知道坐了多久,吟霜走過來:「娘娘怎在這吹風,等下寒了根本,有礙子嗣,」江若苓整個人僵住。
她哪裡來的福氣有個孩子呢?
即便是前世,她到死前,也從未有孕。
江若苓如同木偶般站起身來,一時不察,卻將窗邊那壇盆栽帶落在地。
清脆的瓷器碎裂聲驟然響徹房間。
江若苓下意識看去,瞳孔驟然一縮。
在那棕褐色的泥土中,赫然露出一截血色的花蕊!
江若苓心臟猛地一揪,她蹲下身去,顫着手撥開泥土,一陣刺鼻的異香隨之襲來。
她看着這盆栽,陡然想起這是去年徐文同送來的。
這一瞬,她的心如同千根鋼針狠狠紮下!
江若苓猛地抬眸:「吟霜,將陛下御賜之物全都拿來!」
她此刻臉色白的如紙般。
吟霜不敢耽擱,一樣樣將江若苓珍藏之物都擺在她面前。
可下一刻,江若苓猶如魔怔一般,將其一樣樣砸碎,碎片滿地,割裂了她的手。
吟霜慌的去攔,卻被江若苓狠狠一推:「讓開!」
她滿手是血,狀若瘋魔。
百樣物件,盡皆碎裂,就如她的心,寸寸裂開,找不到一處完好的地方。
每一樣東西里,都有那刺鼻的異香!
無一例外!
江若苓死死的盯着那些東西,眼白處血絲遍布,駭人至極。
「吟霜,去太醫院打聽打聽,這是何物。」
她聲音里啞得令人心碎。
吟霜領命而去。
不過一刻鐘時間,江若苓卻覺得漫長的令人窒息。
她瞧着跪在面前抖若篩糠的吟霜,緩緩開口。
「說。」
「娘娘……是麝紅花,女子用之,終生無子!」
第9章江若苓渾身力氣彷彿被瞬間抽空,她從椅子上滑落在地,倒在了滿地碎瓷上。
痛的鑽心,可她仿若無知無覺。
「娘娘!」
吟霜哭了。
江若苓卻笑了,笑得比哭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