◈ 第7章

第8章

劍玄宗,主峰。

「惠南師兄,不好了!」

一位灰衣中年人,慌慌張張的衝進了主峰大廳。

劍玄宗宗主惠南,緩緩睜開雙眼,看着來人眉頭微皺。

「韓峰師弟,多大的人了,還是這麼毛毛躁躁,發生什麼事了?」

他慢條斯理問道。

韓峰臉色陰沉,道:「師兄,藍家傳信,說明辛師弟,死在邊北城羅家!」

「什麼?」

這一下,惠南的臉色也變了。

「詳細說來!」惠南急切道。

「藍秀兒傳信說,她讓明辛去羅家退婚,可是那羅家霸道蠻不講理,一聽說退婚,不僅直接拒絕,還偷襲出手,殺了明辛師弟,廢了蘭秀兒修為!」

「並且,羅家少主羅天還揚言,三個月後,要上我劍玄宗,斬盡我宗門弟子,滅我宗門道統!」

韓峰說道。

惠南眼中寒芒閃爍,最終收斂起來。

「此女所言,怕是不實,估計是想故意挑撥我們出手,替她剷除後患。」惠南說道。

韓峰一愣,撓了撓頭道:「還是師兄睿智,我倒是沒有想到此節。那若是如此的話,我們不管了?」

惠南眼中精芒一閃,道:「不管?怎麼可能?就算她所言不實,但明辛師弟之死總假不了,這個仇一定要報!」

韓峰當即道:「沒錯,該為師弟報仇!那我現在下山,去滅了羅家?」

惠南看了一眼韓峰,眼神之中充滿了失望之色。

「韓峰,你什麼時候能動動腦子?明辛師弟,可是御空境五重修為,實力與你不相伯仲!他都死了,你再去不也是送死?」

韓峰想了想,點點頭道:「好像是哦,那我再去找幾位御空境的同門一起去?」

惠南搖搖頭道:「不行,對手的實力都沒有摸清楚,現在貿然出手,對我們不利!更何況,現在宗門上下都在忙那件事,也抽不出幾個御空境的人來了。」

韓峰道:「這也不行,那也不行,那您說怎麼辦?」

惠南目光一瞥,落在了旁邊的一塊刻着神武二字的令牌上。

「我記得那個藍秀兒,似乎被神武王世子看中了吧?」惠南道。

韓峰點點頭道:「好像是有這麼回事。」

惠南哼道:「那這件事,就交給神武王府處理吧,我們替他們賣命,他們總得替我們辦點事才行。」

韓峰兩眼一亮,豎起大拇指道:「師兄,高!」

另一邊,夜風國都,神武王府。

「啊……舒坦!」

身材瘦削的神武王世子,從幔帳之中爬出來。

幔帳之後,隱隱約約能看到七八個被吸幹了的女人。

「嘿,師尊這採補之法,果然有奇效!一夜工夫,竟然抵得上半個月的苦修了!」

「只可惜,都是些凡俗女子!如果是靈體的話……」

神武王世子想到了什麼,微微露出笑容。

「藍秀兒,等她再修鍊半年,我再吸幹了她,應該就可以助我踏入化靈境界了!」

「嘿嘿,二十歲的化靈境界,夜風國年輕一輩,在我面前,全是廢物!我才是真真的天才!」

他轉頭,看着銅鏡中自己陰柔的面龐,顧影自憐起來。

「報,世子殿下!藍家和劍玄宗的傳信!」

一個下人,雙手呈上一枚傳音符。

「嗯?」

神武王世子屈指一彈,傳音符跳入他手中。

「什麼?藍秀兒廢了?」

在閱讀完了傳音符的內容之後,神武王世子臉色大變。

「可惡,那可是我的補品,我還沒享用,竟然就這麼廢了……」

他在房間內來回踱步,原本精緻的面龐也變得扭曲起來。

「來人,給我傳令武凌峰,讓他帶神武衛過去,把邊北城給我屠了!」

神武王世子,歇斯底里起來。

那下人一愣,顫聲道:「屠……屠城?」

神武王世子身形一滯,一把扯住對方道:「怎麼?我的命令,你不聽么?」

下人慌忙磕頭道:「不……不敢,屬下這就去!」

「滾吧!」神武王世子寒聲道。

「慢着!」

那下人才要下去,卻聽見一個聲音響起。

緊跟着,一個身材魁梧的中年男子,出現在房門之外。

男子虯髯長發,極為粗獷,和陰柔的神武王世子,形成了鮮明的對比。

「父王……」神武王世子立刻單膝下跪。

來者,正是夜風國當代神武王。

神武王目光一瞥,看見了幔帳中的屍體,臉上現出嫌惡之色。

「又是這些旁門左道的東西!」

世子聽了,微微低頭,不敢言語。

神武王看着自己的兒子,無奈的搖搖頭道:「你小子給我聽好了,現在是我們神武王府最關鍵的時期,不能出現任何意外!」

「現在府門外,不知多少雙眼睛在盯着我們,隨便差遣一個神武衛,都會引起不少麻煩,你竟然還想去屠城?難道你想讓我們家百年圖謀功虧一簣么?」

世子聽着父親的呵斥,渾身顫抖。

「父王,我錯了,我不敢了。」他顫聲道。

神武王看着他,嘆了口氣道:「這件事,你先暫且隱忍下,等事情結束之後,你再去屠城,我不攔你。」

說完,他一揮手,揚長而去。

直到神武王走遠了,世子才緩緩站起身。

他看着自己父親遠去的背影,從嘴角擠出幾個字:「老不死的……」

……

翌日,天盪山脈,深谷之中。

轟!

一聲巨響傳來,緊跟着一道人影飛了出去。

「五叔!」一位少年聲音顫抖的喊道。

「你們三個,別管我,快逃!」

被轟飛的五叔,是個中年人,此刻他渾身鮮血,受傷極重。

「可惡,真是倒霉,只是在天盪山外圍而已,為什麼會出現化靈境的妖狼?」五叔暗恨。

他今日帶着兩個侄子一個侄女進山狩獵。

本來想打些妖獸回去還錢,順便帶孩子們練習一下實戰。

可誰想到剛進山不久,就被一頭妖狼盯上。

他們且戰且退,在退到這山谷之後,終於被追上,爆發了戰鬥。

或者說,不能叫戰鬥。

因為短短一瞬間,這位五叔就身受重傷了。

這是單方面的屠殺!

「嗷!」

碩大的狼妖,昂起頭,向天發出一聲嚎叫。

「走,你們幾個,分頭逃走!能走幾個是幾個,我來拖住他!」五叔深吸一口氣,決心赴死了。

但就在這時……

「啊,好大一條狗啊!」

山谷之上,傳來了一個聲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