◈ 第7章

第8章

「秦玄,你竟然敢殺孫家三長老,你這是在給秦家招惹天大的災禍!」

看見地上的無頭屍體,秦星穹又驚又怒,他本是與二長老前來,跟孫家談地元宗之事,已然是徹底談好了,等待孫家三長老父子二人享用完秦靈兒,他就能夠藉助孫家資源,進入地元宗。

而且非是尋常弟子,而是一步登天,成為關門弟子。

且,以他的天賦與特殊體質,成為宗主親傳弟子也極有可能,將來未必不能成為下一任宗主,前途可謂無可限量。

期間不過因為有事暫時離開了片刻,再度回到客廳,卻發現秦玄這廢物居然殺來了,非但廢掉了二長老的一隻手臂,而且當秦星穹趕來此地的時候,還見秦玄殺死了孫家三長老。

這分明是將秦星穹此前所做的一切努力都前功盡棄了。

而且,因為此事,甚至地元宗那位與孫家交好的大人物,還會怪罪在秦家身上,連累到自己身上,破壞了他的所有計劃。

該死的!

只不過,秦玄這廢物不是修為被廢掉了嗎?

什麼時候恢復過來的?

秦星穹露出疑惑之色。

秦玄眼神無比冰冷:「這樣的秦家,就算被滅了也罷了。」

曾經,他待秦家如此之好,成為天星門少主後,更是源源不斷地給秦家送來各種資源,培養秦家,成為當地大家族之一。

但如今他丹田被廢,被驅逐出天星門後,秦家卻如此待他,甚至還想拿他妹妹給孫家變態父子來玩弄,取悅他們。

如此秦家,滅了也罷了。

「秦玄,你殺了我父親,朱叔叔是不會放過你的。」

孫有才大喝一聲,撒腿繼續朝着樓下跑去。

「給我去死!」

秦玄眼神一沉,豈會輕易放過這個膽敢對自己妹妹圖謀不軌之輩,當時手持黑魔劍,一個箭步殺了過去。

可他才剛動身,秦星穹就擋在他的身前。

「給我滾!」

秦玄暴喝,橫劈一劍,黑炎湧出,欲要將秦星穹給吞噬。

「你還以為自己是秦家第一人?」

秦星穹冷喝,同樣的是拿出一柄靈劍,重重劈出,身前更有着足足十七頭蠻牛虛影浮現而出。

轟!

木板寸寸炸開,整棟樓都在搖顫。

這一次碰撞,直接把秦玄給擊退七八步之外。

十七牛之力!

秦玄皺眉,沒想到秦星穹竟然已經到了這個地步。

須知,兩個月前他回家族時,秦星穹尚且只是十二牛之力而已。

短短兩個月時間,居然就提升了五牛之力,如此可怕的修鍊進境,儼然是超乎想像,秦星穹到底是怎麼做到的。

就連秦玄身為天星門少主的時候,有着天星門諸多修鍊資源,遠超秦家資源,都不可能如此驚人的修鍊速度。

然而,秦星穹雖然擊退了秦玄,但看着出現了一道豁口的靈劍,也是瞳孔一縮。

這可是靈劍,哪怕只是尋常靈劍,也算是堅不可摧,非是真武境武修能夠造成損壞的。

這一切,只能說明,秦玄手上的黑劍,乃是非凡之物。

不由得,看向秦玄手中的黑魔劍,多了幾分炙熱。

「秦玄,看來你修為不一定是恢復了,有可能是藉助某種秘法,強行恢復了一些。現在的你最多只是八牛之力而已,如何與我一戰。」

經過方才的交手,秦星穹準確地感知到了秦玄的力量,不過是八牛之力。

雖然比起二長老更強,但如何是他的對手。

要知道,修鍊上,差了一牛之力就相差很多,何況是相差了足足九牛之力。

然而,秦星穹壓根就不知道,秦玄不是借種秘法恢復,也不是真武境,而是在煉體境就擁有了八牛之力,妖孽無比。

「只要你交出手中的劍,留下你妹妹,今日這件事我代秦家做主,可以揭開既往不咎。」秦星穹直接道。

對此,秦玄冷哼一聲,這個秦星穹倒是識貨,但這可是昔日劍魔性命雙修的本命劍,豈是尋常靈劍可相提並論。

看着即將下樓的孫有才,秦玄眼神一凝,黑魔劍在空中划出一輪殘月,一步踏出,全力劈出一劍。

秦星穹也毫不示弱,同樣是靈劍一揮,欲要和秦玄硬拼一劍。

可就在兩人即將交手的時候,秦玄突然將整柄黑魔劍射了出去,一擊刺中樓梯口的孫有才。

寬大的劍身直接洞穿了孫有才的身子,強大的作用力帶着插入牆壁內。

孫有才慘叫一聲,當場斃命,死不瞑目。

「秦玄,你該死!」

被秦玄當面殺人,秦星穹暴怒,沒有絲毫留手,想要將秦玄一劍斬殺。

他身上泛現出一縷縷詭異的血氣,甚是可怖。

秦玄想起了傳聞,秦星穹之所以成為秦家第一人,因為他擁有着傳說中的嗜血殺體!

嗜血殺體,乃是一種特殊的體質。

雖然並未位列《太玄神體榜》上,但也相當接近了。

擁有這種體質者,天生適合成為殺手,而且殺人越多,越是容易變強。

秦玄想起秦星穹短短兩個月變強了那麼多,恐怕與此有關,而且殺死的人並不少。

「嗜血斬!」

秦星穹冷喝一聲,提起那柄靈劍,大量的血氣化作血焰般,騰繞在劍體上,對着秦玄就是劈斬過去。

當即,一道足有三丈長的血色劍光斬出,徑直劈向秦玄,讓他渾身毛髮都要炸開,感受到致命的威脅感。

嗜血斬,乃是玄級中品的武技。

這方世界,劃分為宇宙洪荒,天地玄黃八大等級的玄功與武技。

其中,基本上都是以天地玄黃四大等級為主,至於宇宙洪荒級別的玄功與武技,則是**,隱隱間只屬於傳說中,唯有踏入了全新層次的至強才能修鍊。

天地玄黃,天級最高,黃級最低。

自然,四大等級又更細緻地劃分為初中高三大品階。

玄級中品的武技,也絕對稱得上是相當不俗的武技,與嗜血殺體更是相當契合。

真武境十七牛之力的武修出手,更是嗜血殺體,施展這等武技,力量可一下子達到二十一牛之力,秦玄豈敢大意。

手掌一招,黑魔劍從孫有才屍體上飛回到他手上,與此同時,更是施展出從葬天塔里神秘人那裡修鍊而出的劍魔劍招——

炎浪劍法第一式!

黑魔劍上瞬間燃起詭異黑炎,並且天地間有着一道道元氣迅速聚涌而至,使得黑炎更加膨脹了數倍。

說是緩慢,實則這一切發生在眨眼間而已。

秦玄往前一斬,頓時一道三丈黑炎劍浪出現,帶着彷彿能夠燃燒世間一切的恐怖高溫,與三丈劍芒狠狠地對撞在一起。

轟隆隆——

一黑一紅,兩道三丈劍芒的碰撞,如同隕星撞擊,瞬間將整座頂樓都直接炸開。

在這一瞬間,秦玄雖然以炎浪劍法第一式抵擋掉了秦星穹的攻擊,但終究是差了九牛之力,依舊有衝擊力落在他身上。

不過,自從覺醒萬道神體後,秦玄肉身極強,被衝擊力撞擊身軀後,只感到體內血氣有些翻滾而已,並無大礙,便施展身法,第一時間穿過諸多炸開的房屋碎片,將秦靈兒保護住,最終落地。

「哥哥,你沒事吧?」

懷裡的秦靈兒擔憂地看着秦玄。

「靈兒,不用擔心,哥哥沒事。」秦玄搖了搖頭。

那邊,秦星穹神色陰冷而震驚地看着秦玄。

原本以為秦玄藉助某種秘法,強行恢復到八牛之力的力量已經很了不起了,但沒想到方才施展的劍招,居然能夠抵擋他的嗜血斬。

須知,兩者相差可是足足九牛之力的差距。

而且他可是施展出的可是玄級中品武技,與嗜血殺體相當契合的。

就算那柄黑劍再不錯也不至於如此。

方才那劍招,到底是怎樣的劍招?

玄級高品?

不,至少也是地級,而且可能是地級中品,乃至地級高品的頂尖武技。

唯有如此,才有幾分可能,抵消他的嗜血斬。

秦玄這傢伙身上,到底還藏着多少秘密。

越想如此,秦星穹眼神越是炙熱,只能說明這樣的秦玄,還有巨大的價值。

等下,他一定要抓住秦玄,榨取其身上所有的利用價值。

只要得到了這柄神秘黑劍與那等地級以上的絕世武技,他必然可大放其彩,屆時就不僅僅只是加入一個地元宗那般簡單了。

唰!

秦星穹從來都是一個果斷之輩,再度直接出手,施展靈劍,瞬息間靈劍舞動,綻放一朵丈許大的劍芒蓮花,電射向了秦玄,冷哼道:「秦玄,縱然你底牌再多,但在絕對的實力面前,依舊不值一提。」

秦玄眸光一冷,知道自己現在需要保護秦靈兒,想抵擋這一擊並不簡單。

「黑魔,看你了。」

秦玄對抗的手段則是簡單而直接,將黑魔劍投射出去,與劍蓮正面碰撞。

「蠢貨,以為這樣就能抵擋我……什麼!?」

突兀,秦星穹臉色驟變,分明見到自己施展出的丈許大劍蓮,居然不能抵擋黑魔劍,甚至在黑魔劍面前脆弱無比,被其徑直擊穿,黑劍去勢不減射向自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