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arning: count():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/home/wwwroot/www.testdirect.org/wp-content/themes/book-ttkan/functions.php on line 2320
秦玄姜易小說 第5章_德興小說
◈ 第4章

第5章

「交出療傷丹藥!」

秦玄冷喝。

被掐住脖子的秦恆臉色憋得漲紅,感覺像是被一頭恐怖的巨猿掐到脖子,快要喘不過氣來,也無法反抗,只能費儘力氣地嘶喊道:「丹……丹藥在我懷……里……」

「哼,一會兒再來收拾你!」

從秦恆懷裡拿到丹藥,秦玄隨手把前者扔在地上砸暈了過去,然後就迫不及待了來到妹妹身旁,給她喂下半瓶療傷丹。

雖然只是不太入流的療傷丹藥,但藥效尚可,能夠暫時吊住秦靈兒的命。

只不過想要徹底治癒傷勢,還是需要還神丹。

「噗!」

半晌後,秦靈兒咳出一口淤血,臉色終於是不再那麼蒼白。

她顫顫巍巍地睜開眼睛,看着神情擔憂的秦玄,吃力的輕呼:「哥哥!」

「靈兒,已經沒事了,那些欺負你的人,哥哥一定要他們百倍奉還。」

秦玄沉哼,想到天星門的那些人,眼神中閃過一抹殺意。

看見秦玄這樣,秦靈兒沒有多說什麼,虛弱的躺在柳清月的懷裡,顫顫巍巍地喊着一聲娘親。

柳清月又是心痛又是鬆了一口氣,總歸是保住了女兒的性命。

如今妹妹無事,秦玄也是安心下來,他眼神一瞥,冰冷地盯着秦恆,道:「現在該清算我們之間的事情了。」

走過去,秦玄一把將秦恆提了起來,重重揮出一巴掌,直接扇飛了秦恆的大牙。

「啊!」

秦恆被疼醒,當他看見凶神惡煞的秦玄後,整個人都在瑟瑟發抖。

見秦恆蘇醒,秦玄手掌用力,直接將他按得跪在地上,冷哼:「你不是喜歡磕頭嗎?我今天就讓你磕個夠!」

這時,秦倩倩如夢初醒,連是開口:「秦玄表哥,夠了,這樣是沒用的。」

然而,秦玄根本沒有理會秦倩倩的話,強行按着秦恆的腦袋,重重砸向地面。

以他如今的力量,壓根就不是區區一個秦恆所能抵抗得了。

地面被砸的砰砰作響,堅硬的青石地板被生生砸出一個坑,坑裡全是泥沙和鮮血。

足足砸了幾十下,秦玄這才解氣了一些,然後一把將秦恆扔在了地上。

「秦玄少主,秦玄爺爺,我錯了,求你饒了我吧!」

秦恆奄奄一息的趴在地上,淚水和鮮血一起從臉上流下。

「饒了你?你可曾饒過我?」

秦玄質問。

一旁秦家子弟看見秦恆被打得這麼慘,都是縮了縮脖子,一聲不吭,呆若木雞的看着這一幕。

秦倩神色複雜地看着秦玄,不久前,明明還是一個廢人,可眨眼間就將秦恆揍得毫無還手之力,到底發生了什麼?

「秦玄堂弟,我們可是親人,你不能這樣啊!」秦恆哭喊。

聞言,秦玄剛下去的火氣馬上就又上來了,重重一腳踩在秦恆的胸膛,一字一句的冷喝:「親人?你也配說這兩個字?」

殺氣騰騰!

秦玄抬起包裹着元力的手掌,就要結果秦恆性命的時候,腦海里突然響起神秘人的聲音。

「小子,你不想要壽元了?就這麼殺了,也太可惜了吧!」

秦玄冷靜下來,在心裏悶聲問道:「前輩,我要怎麼做?」

「等着,我這就把吸收壽元的方法傳給你。」

秦玄點頭,抬手愣在了原地,接收神秘人傳來的方法。

看見秦玄如此,秦恆可謂是喜出望外,開口大喊:「秦玄表弟,我知道錯了,我以後天天給你磕頭謝罪,求你看在同族之情的份兒上,就饒了我吧!」

秦玄沒有任何回應。

「秦玄表弟,我真的知道錯了,只要你留我一命,你要我做什麼我都願意!」

「秦玄表弟?」

看見秦玄依舊愣在原地,秦恆露出一臉疑惑。

就在這時,秦玄也是得到了神秘人給的抽取壽元之法,臉上浮現出一抹冷厲的笑容,問:「你當真什麼都願意?」

「嗯嗯,我願意,你就是讓我去殺了我妹妹,我也絕不皺一個眉頭。」秦恆興奮的大喝。

畜生!

所有人心裏皆是心頭髮寒!

「既然如此,那就把你的命給我吧!」

秦玄冷哼,抬手打在秦恆的天靈蓋上,運轉秘法,肆意吸收着秦恆的壽元。

壽元快速流失,秦恆的臉色變得越發蒼白,急忙求饒,但秦玄沒有半點留情。

片刻後,當秦玄把他最後一絲壽元吸走後,秦恆已然容貌大變,直接變成了一具乾屍。

「這……這是什麼邪功?竟然能把人變成乾屍!」

「天星門怎麼會有如此陰毒的功法?」

「這是魔功,這是魔功啊!」

眾人失聲驚呼,都是被秦玄嚇得後退好幾步。

就連秦倩兒也被嚇到了,以前的秦玄雖然很強,但不像如今這般妖邪。

秦玄看了一眼眾人,眼神極其陰沉,然後將妹妹背在背上,衝著擋在門口的秦家子弟低喝:「誰敢阻我?」

一群人身心一顫,不敢有絲毫遲疑,紛紛讓道兩旁。

眾目睽睽之下,秦玄背着妹妹,拉着柳清月,一步一步的走進秦家。

「這就是秦家第一天才秦玄嗎?果真恐怖!」

「不是說秦玄丹田破碎,修為盡散了嗎?他怎麼還這麼厲害?」

「秦玄這尊殺神回來了,清泉鎮註定不太平了啊!」

「趕緊回稟家族,消息有誤,計劃暫緩!」

看着秦玄的背影,所有人都是心頭一顫,久久不能平靜。

尤其是秦倩兒,秀拳緊緊握緊。

為什麼?

秦玄不是丹田被廢了嗎?

這是怎麼一回事?

回到秦家,秦玄把妹妹背到了柳清月的房間,由娘親小心照顧着,而他則是盤坐在床榻旁,看着胸口出現的一枚神秘的黑色印記,如若戒指般,這時候也猜測得出來葬天塔必然是藏在黑玉戒指中。

於是嘗試感應葬天塔,果不其然,很快意識進入了葬天塔第一層。

如今,他已經成功重塑丹田,並且一身力量達到八萬斤以上,遠超煉體境極限之上。

甚至乎,一般的真武境也沒有這般恐怖的力氣。

正是因此,秦玄對於自身所擁有的萬道神體很是好奇。

「前輩,晚輩敢問一聲,萬道神體到底是什麼?」

秦玄衝著虛空行了一禮。

無聲無息,一道環繞着霧靄的朦朧身影出現在半空,看不清楚是男是女,負手而立,道:「萬道神體,乃是天下間最強大的體質之一,曾位列諸天十大神體。」

秦玄又驚又喜,萬道神體竟是如此厲害,位列諸天十大神體之一。

但他也皺眉,既然萬道神體如此厲害,為何他以前卻感覺不到。

一直以來,他能夠成為天星門少主,雖然也有一定天賦的緣故,但更多憑藉的是自身艱苦的修鍊,才一步一步走到那等地步。

「當然,這萬道神體既是天地間最強的神體之一,也同樣是出了名的廢體,跟肉體凡胎沒有如何區別。」神秘人嗤笑一聲。

「什麼意思?」秦玄驚愕不已。

他不是很明白,為何萬道神體既是諸天十大神體之一,又是廢體,聽上去相當矛盾。

「因為真正的萬道神體,需要吞噬諸天萬般強大血脈,熔煉天地萬道,才能大成。而沒有吞噬過強大血脈的萬道神體,連覺醒都無法做到,壓根就是沒用的廢體,比如說之前的你,空有萬道神體,但跟肉體凡胎沒有任何區別。」

秦玄苦笑,終於明白了為何以前自己從來沒有感受到萬道神體的厲害之處,原來還有這種緣由。

他也知道,自己能夠覺醒萬道神體,多半是跟神秘人有關。

神秘人道:「你這小子倒也幸運,葬天塔歷代塔主中,便有一位萬道神體,曾存放了一滴他的精血在此,得益於這滴精血,你才能成功覺醒萬道神體。而且,你應該感覺得到你的力量遠超常人吧?」

秦玄頷首:「我能感覺到,如今的我雖然還是煉體境,但力量至少能有八萬斤,甚至接近九萬斤。」

「這是理所當然,那位塔主的精血蘊含的力量何其可怖。也就是你修為尚淺,壓根無法徹底煉化這滴大道精血多少,即便讓你萬道神體真正覺醒了,但最多只是成功煉化了萬分之一而已。」

秦玄吃驚,只是萬分之一力量居然就讓他覺醒萬道神體,並且肉身力量攀升到接近九萬斤階段,如果徹底煉化,又該是何等可怕。

「目前是不用想了,那位塔主留下的大道精血除了為你覺醒萬道神體後,剩餘的九成九以上都蟄伏在你體內最深處。而且只有你修為提升起來,才能夠去煉化,修為不夠的情況下去煉化,對你是禍不是福。」

神秘人淡淡地道:「當然,你也煉化不了。」

秦玄無言以對,瞧瞧,這還是人話嗎?

「另外,萬道神體在每個階段都需要吞噬強大血脈,才能持續突破下去。否則沒有強大血脈,萬道神體反倒會成為你的限制,無法突破更高層次,就算你已經有了那位塔主的大道精血也不行。」

「真正的萬道神體,需要不斷熔煉一種種強大血脈,才能達到絕巔。」

「也就是說,你想要達到真武境,就需要吞噬一種強大血脈才行。」

秦玄詢問:「前輩,不知道這種強大血脈是需要多強的?」

神秘人道:「本座記得,太玄大陸曾有人專門羅列出一個天下各大血脈體質的榜單,名為《太玄神體榜》。如果你想要突破,至少也需要《太玄神體榜》上的強大血脈體質才行。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