◈ 第5章

第6章

「這些年,我的錢基本都給嬌嬌榨乾凈了,連車都只剩下一部代步車。最近她瘋了似得要錢,但我還是擠出幾十萬給她,她每次都說很快很快,很快就還,實際上每次一到關鍵時候,總出岔子。」胖子臉色鐵青。

「其實我也知道她有情況的。我也有撞到你們微信聊天嘛。她指着你的微信頭像,說你是表哥撒。」

胖子也是天真,嬌嬌說了就信了。

甚至直到我找上胖子的前一天,他還沉溺於嬌嬌編織的美夢裡。

直到現在,夢碎了。

他的。

我的。

……

07

回到家裡,嬌嬌已經在床上了,我笑意如常,抱了抱被窩裡溫熱的女人,坐在床沿,思索良久,問她:

「嬌嬌,我想不明白,你說愛是啥?」

她嬌俏地眨了眨眼睛,也一副思索的模樣,說道:

「愛就是佔有慾,你的時間,你的愛,你的錢,你的全部。」

然後,她的眼睛轉了轉,一臉壞笑,向我伸出了爪子:「包括你的身體~」

換作平時,我定是覺得她可愛至極,打鬧一番,順理成章的做些情侶間的事。

但這一刻,這話卻另有一絲含義,愚鈍的我,終於是懂了。短短一年戀愛,嬌嬌已經花了我近7位數,胖子那邊則是我的幾倍。

一種難以抗拒的噁心與後怕緊緊攥住了我,我努力剋制着自己不要浮現厭惡的表情,強忍着憤怒走進了淋浴間。

……

開着花灑,我的淚才終於順着水流傾盆而下。

不值。

不值。

過了許久,回到房間,嬌嬌已經熟睡。

我走到她身邊,按亮了送給她的新手機。

果然,這女人還沒有對我設防,手機密碼仍然是我設的初始密碼,還沒來得及改。

真把我當傻子了。

我點開微信,一切如常。刪得乾淨。問答軟件的圖標卻亮着,彷彿潘多拉的魔盒,吸引着我去打開。

99+的消息。

系統默認的頭像,個性簽名是「管閑事的人真是一層層的,我想做的事從來不會辦不到。」

唯一的一條提問記錄是:

「重金懸賞!」

「想和男友分手,又不想便宜其他小浪蹄子,該怎麼騙他去結紮?」

08

敢捨棄了一條肥魚,定然是有更肥的魚出現。

但明顯,不是我,也不是胖子。

胖子說他幫不到我什麼,他的公司已經快散架了,忙得很。我說沒事,讓他把跟嬌嬌有關的都發給我。

他發了一堆收貨地址,和幾個不同的電話,都是她這些年用過的。

足夠了。

我挨個去搜,直接搜到了一個微信號,微信昵稱是「amy阿嬌」。

我依次搜了用戶名為「amy阿嬌」的微博、抖音,關注列表,互動記錄。真的發現了幾個男人。

這幾個人分別是:某某軍、某某傑、某某深。

我通通關注了一遍,思索良久,發過去一條:「能把你微信給我嗎?兄弟。」

有兩個雖然追問我想做什麼,但看到我是個創業大v的賬號,還是給了。另一個則很有警惕心,反覆確認我的目的,最後我煩了,丟下一句:

「你女朋友最近老跟你借錢,你沒發現點啥嗎?」

那邊沉默了一分鐘,利索的丟過來一個微信號。

……

我乾脆直接拉了個群。三個男人齊刷刷地問我是誰。

我說:「嬌嬌男朋友哇。」

某某傑問道:「搞笑話,那我是誰?」

我說:「看來你也是。」

群里沉默。我接著說:「你們都是。」

我發了一張嬌嬌躺在被子里對我笑的照片,蘋果系統帶了照片拍攝時間:「昨天拍的,你們婆娘回不回家自己心裏沒數嘛?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