◈ 第2章

第3章

室內酒氣濃厚,等那抹頎長背影徹底消失後,沈芙才迫不及待地從床榻上下來。

雙腿一軟,整個人差點兒跌倒在地毯上。

萬歲爺也實在是過於敏銳,她剛剛只是猶豫了片刻便立即就察覺出了不對勁。

若不是喝多了酒,她只怕就要被發現。

沈芙想到上輩子,她伺候萬歲爺那幾年。回回侍寢都要小心謹慎,整夜整夜地提着一口氣。

當時她扮演沈清如已經是爐火純青,那時尚且不敢喘氣,更別說是現在。

渾身泛着一股難以言喻的疼,沈芙沒想到自己重活一世,依舊還是上了龍榻。

上輩子,她便是一覺睡到翌日,此後就墜入深淵……

沈芙手腳發軟的推開門,拚命的往外跑去。

外面漆黑一片,碧瓦紅牆顯示着宮牆的威嚴。沈芙忍耐得雙腿間的劇痛想往宮門口跑去,可沒多久卻被一群侍衛攔了下來。

「是誰!」

侍衛們腰間的佩刀帶着寒光,沈芙嚇得微微發顫。渾身的斗篷蓋不住纖細柔弱,侍衛們瞧見她衣袍的繡花,再看着她的臉這才道:

「姑娘走路當心,秀女若沒口諭不可隨意亂闖後的。」

沈芙渾身的血液一點點褪去。

秀女?

沈芙看着面前的紅牆碧瓦。

她記起來了,這裡的確是皇宮,而她還是一個剛入宮參加選秀的秀女。

之前的種種皆未開始,前程萬事都能重來。

既已踏入宮門,她又如何逃得開?

*****

儲秀宮

硃紅色的大門嘎吱一聲被推開。

「姑娘。」剛打開,門口的人便連忙接住了她。

瞧着她渾身發軟的樣子,紫蘇立即關上門扶着她往裡走:「姑娘,您這是怎麼了。」

沈芙扶着紫蘇的手進去,目光往四周看了一圈,見沒人後這才鬆了口氣。

「您一夜未歸,奴婢還以為……」紫蘇邊說邊替她解着衣裳,斗篷打開沈芙的腿還在小幅度地顫抖。

紫蘇嚇了一跳,拿着斗篷的手都在發顫。

「這………」紫蘇緊緊地盯着沈芙的臉:「姑娘,這是怎麼回事?」

沈芙身上的衣裙已經被撕扯成了碎片,雪白的肌膚上遮蓋不住的地方漏出裏面的青紫來。星星點點的痕迹明眼人一瞧便可知剛剛發生過什麼。

「是……是誰欺負了姑娘?」

沈芙攥緊衣袍,搖着頭沉默不語。

儲秀宮中是秀女們所住的地方,第一輪選秀之後,餘下的秀女們都留在儲秀宮中學習宮中禮儀。

來準備一個月後的大選。

沈芙成功入選第一輪,順利進宮入住秀女們所住的儲秀宮內。

只不過秀女太多,儲秀宮地方又不大。管你是什麼身份,都是要與人同住一起的。

沈芙剛搬進來,這間屋子連着她外一共住了四名秀女。此時床鋪上空蕩蕩的,顯然大家都去上早課,學規矩去了。

至於屋內住着的是誰,暫且還不知。

她深深看了幾眼,撐着身子直起身,一路冒着黑夜跑過來,雙腿已經發了軟。

「昨晚我不在的事,萬萬不可跟任何人說。」

昨日瓊州夜宴,沈情如藉機傳了她過去,為的就是壞她名聲。

若是被人知曉她昨晚沒宿在儲秀宮內,只怕就算不為人替身,也得落個爬上龍床的醜名。

「可是姑娘,您這……」紫蘇睜大眼睛看着她身上的青青點點,手指想要放上去,卻又不敢輕易觸碰。

「若是被人知曉,到時沈家上上下下幾輩子的清譽只怕都要毀於一旦。」沈芙疼的皺眉,發白的唇瓣微微顫抖着。

沈家是簪纓世家,走的是清流之風。祖輩加起來幾輩子的名聲,若是流傳出她勾搭萬歲爺的罪名,只怕這些都要毀於一旦。

上輩子,沈清如就是靠着這些讓她甘願為她所用。

瓊州華夜宴,沈芙無意上了龍床,為了不牽連沈家,從此以後,就成了沈清如的代替品。

白日里,沈清如打扮得花枝招展,步步高升,成為這後宮中人人羨慕的寵妃。

而到了晚上,萬歲爺一傳侍寢。則是由沈芙代替辛苦伺候。

這樣的日子整整過了兩年多,每每傳沈清如侍寢,都是由她躺在龍榻上。

沈芙知曉這事荒唐,唯恐被萬歲爺發現,害得沈家一家老小人頭落地。

每每侍寢她都會特意打扮成長姐的模樣。

甚至連着嗓音形態都特意學過,一舉一動皆是沈清如的形態。

可就算是如此,每次侍寢她都戰戰兢兢。也不知是後宮妃嬪太多,還是萬歲爺當真兒沒將沈清如當一回事。

哪怕是榻上換了個人,可萬歲爺卻一直未曾發現。

沈芙本以為,她這輩子都要為她人替身。

可直到有孕,十月懷胎之後,卻被沈清如親手拿着匕首抹了她的脖子………

那股撕心裂肺的痛楚還在。

沈芙伸出手,顫抖着的指尖放在自己的頸脖上。

頸脖處入手滑膩,猶如一塊上好的羊脂白玉,完完整整的,半點兒疤痕都沒有。

「是,是。」紫蘇咽了咽口水,連忙點頭:「奴婢去給小主打熱水來。」

儲秀宮位置偏頗,又是出了這樣的事,怕招惹耳目不好去御膳房要水。

紫蘇花了銀子,叫了幾個小太監抬了個浴桶進來。

衣裙褪去,紫蘇只覺得雙臉滾燙。

水中霧氣蒸騰,沈芙這時才清清楚楚地看見自己身上的痕迹。

月色下,白玉般的肌膚上零星點點。可卻掩不住渾身那股嬌媚感,像是一夜間驟開的花。

沈芙素來知道自己生得美,這具身子更是妖嬈動人。此時顯然才剛及笄,遠不及日後的妖嬈嫵媚。

可哪怕是如此依舊還是奪人目光。

也正是因為如此,這才讓沈清如動了不該動的心思。

撒下這彌天大謊,設法讓她當做自己的替身,每夜代替自己去伺候萬歲爺。

若不是如此,上輩子沈清如哪裡能晉陞得如此之快?

沈清如不過是家中養女,當年能入宮選秀不過是因為佔了一個沈字。

這麼些年,在後宮中事事順利,背後也不可能沒有沈家的幫助。

可就算是如此,她仍不滿足。

既要她的身子替自己伺候,又要賢良淑德的名聲。憑藉著一張無辜的臉,暗地裡卻是壞事做盡。

沈芙作為她的替代品,沈清如一舉一動都逃不過她的眼睛。

知曉她心思聰慧,手段毒辣。憑藉各種手段,如今宮中的妃嬪們,到最後大多都會被搬倒。

到最後,沈清如會一路扶搖而上,到最後年紀輕輕就穩坐四妃之一。

掌心掐緊,沈芙整個人陷入浴桶中。

紫蘇拿着帕子在旁邊已經不敢抬頭,見狀也只得小聲兒道:「姑娘,該起了。」

再泡下去頭該暈了。

沈芙渾身早已無力,臉頰發熱的被扶了出來。滴滴水珠從玲瓏有致的身段下滾落,蓋不住身上的那些痕迹。

紫蘇紅了眼圈:「這也太蹉跎人了。」

沈芙低頭看了眼,卻是面無表情。

萬歲爺素來手重,對於這些沈芙上輩子早已習慣。

只是她生的白,痕迹就顯得格外重。一路看下去觸目驚心,最顯眼的還是那猶如羊脂白玉的鎖骨上,一道又深又重的齒痕奪目宛然。

沈芙死死地盯着銅鏡內。

心中哪怕是有了準備,可如今確定的事情已成了事實,依舊還是忍不住地顫抖。

她只記得,剛侍寢時萬歲爺最愛憐惜此處,回回侍寢都要吻上這裡。

以至於那整個夏季,沈芙都不敢穿露出頸脖的衣裙……

她真的回來了。

黃梅六月天,她作為秀女入宮選秀。

因為醉酒,與萬歲爺有了這荒唐的一晚。

此後,沈清如仗着她扶搖直上,一路榮寵步步高升。

而她沈芙,做了一輩子的替代品。臨到死,都是在那冰冷刺骨的寒冬中。

憑什麼?

沈芙看向銅鏡中破爛不堪的女子,『啪』的一聲反手將梳妝匣關上。

憑什麼她要為她人替身?

而沈清如反而享受一輩子富貴榮華?

這輩子,但凡是沈清如想要的,她一樣一樣都要奪回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