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arning: count():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/home/wwwroot/www.testdirect.org/wp-content/themes/book-ttkan/functions.php on line 2320
狼人殺我才是全場唯一天秀 第5章_德興小說
◈ 第4章

第5章

很快,所有牌夜間操作完成。

法官雪兒宣布。

【天亮了】

【請各位玩家做好準備,參加警長競選環節】

上警的人,舉手示意法官。

林凡知道自己要接狼人查殺,自然要去上警表水。

【上警的玩家為3號、5號、7號、8號、9號、10號、11號、12號】

【警下玩家有1號、2號、4號、6號四張牌】

哦豁?

2號、6號兩張狼人牌在警下,都是要衝票的,至少狼隊第一輪穩拿平票PK的機會啊!

如果1、4有人上匪票,5號悍跳狼人將直接拿到警徽。

【法官隨機決定麥序,從5號玩家發言】

麥序方向,從上到下,逆時針。

【5號劍王孤心月請準備發言】

「5號預言家,3號查殺。」

「哈哈,你這個警上的小狼人,跑不了了呀!」

「感謝雪兒法官讓我預言家先發言,這把對話全場好人,跟着我5號預言家的節奏,這把大家都能穩贏!」

「我為什麼拿預言家,要去摸這張3號牌?」

「相信大家在抿卦象的環節也看到了,3號玩家看牌就喵了一眼,立馬放下了身份卡牌,一點表情都不敢露,確實卦象很穩!」

「但是後面他故作姿態,發生了一個很大膽的轉變,先是對着8號江流兒一頓猛看,然後又來挑釁了我5號玩家。」

「我覺得他如果像自己手勢一樣,底牌是個獵人的話,看牌的時候需要去那麼謹慎嗎?」

「感覺3號玩家看牌時的心態是高度緊張的,很像是拿到狼人牌的表現。」

「後面他等自己強制平復下來,立馬去挑釁我5號、8號兩張牌,肯定是為了掩蓋自己的狼人底牌,給自己做波身份嘛!」

「可惜你的操作在我看來,就是純純小丑,你不可能是獵人牌,因為前後狀態發生巨大反差。」

「我覺得你可能是一張虛張聲勢的狼人,所以晚上我直接摸了你,果然是一張查驗狼人牌。」

「而且我覺得你3號玩家,大概率是一張狼王帶槍的牌,不然你不會在抿卦象環節,直接暗跳獵人手勢,來挑釁我5號玩家對嗎?」

「你是不怕被查殺的,大概率一張上警準備悍跳的狼王牌。」

「可惜,我預言家先發言,你已經沒有悍跳機會了!」

「你想活着,可以讓你其他位置的小狼隊友,和我對跳預言家,試着撈你一把!」

「這樣子最好了,把你3號疑似狼王牌留在場上,我們好人把你狼隊友投死,然後女巫晚上請你3號狼王吃毒,一下子弄死兩張狼,對嗎?」

「警徽流的話,我直接雙開警下,因為3號是一張上警的查殺狼人,他肯定不敢原地干拔,就算他堅持起跳也沒人會信他。」

「如果他讓其他位置的狼隊友,跟我悍跳預言家撈他,警上我第一天直接活捉兩張狼人牌。」

「所以我視角直接去警下找狼,看了一下,這把警下有1號、2號、4號、6號四張牌。」

「那我警徽流1、6順驗吧!」

「對話你2、4兩張牌,不驗你們,是因為你們身邊的3號,已經是查驗狼人牌了,我對你們天然有一絲位置好感!」

「而且我預言家也驗不了那麼多人,就先摸1、再摸6,看你們2、4的票型就行了。」

「然後說一下,我也不敢百分百確定,3號就一定是張狼王牌,只是卦象感覺很像,如果3號不原地干拔,可能其他位置撈他的那張悍跳狼,才是一張狼王牌。」

「但是沒關係,如果3號原地干拔,那他百分之百是一張接查殺的狼王牌!」

「你們警下的好人,把票全部投給我5號預言家,盤單邊打就行了!」

「總之,不管3號是原地干拔悍跳,還是讓他狼隊友去撈他,我都無所謂!」

「我還是希望3號別原地干拔,讓外置位他狼隊友去撈他,這樣好人跟着我,第一天輕鬆抓兩狼!」

「其他沒了,5號預言家,3號查殺,警徽流1、6順驗,2、4看你們票型。」

「過了。」

【3號林凡請準備發言】

「哎呦,法官讓你悍跳狼先發言,你就覺得這把穩了?」

「你聊半天,我可能原地干拔,不就是怕我是個接點殺的預言家嗎?」

「然後你又怕沒搏殺到預言家,其他外置真預言家起跳,反覆聊這個誰誰起跳的問題,你不就是一張心虛的狼人牌嗎?」

「你的心路歷程,驗我3號一張疑似狼槍牌?」

「咋啦,你是個預言家,驗我是一張狼王牌,然後投我出局,把你5號開槍打死?」

「你這不就是白天驗人嗎?」

「而且你有什麼預言家格局啊,視角就鎖定在1、2、3、4、6裏面,其他位置7到12,你作為預言家,沒有去看他們的卦象么,那邊沒有一張想壓入警徽流的牌?」

「那你5號玩家,怎麼可能有驗人功能啊?」

「而且我警上敢去盯你5號、8號兩張牌,是因為我覺得你們開牌,卦象都很像狼人牌,我直接一手死亡凝視,就看你們會不會心虛表情爆狼,不可以嗎?」

「你讓其他位置玩家盤一下,我開局就努力想找狼,卦象表現環節就開始鎖定狼牌,是拿得起好人,還是做作狼人牌?」

「而且我盯着這張8號牌,他就努力和我對視,明顯看久了,裝出來的好人狀態就維持不住了,臉色露出一剎那的難看錶情!」

「我抿卦象8號是一張狼人牌吶!」

「然後我確定以後,就去盯你這張5號,而你5號牌一直看着對面,不敢直接接觸我的目光。」

「那你怎麼能拿得起好人牌呢?」

「而且你盯着對面的10、11、12三個位置看了半天,今天你起身跳預言家,卻沒有聊他們任何一張牌!」

「你這個發言,和你抿卦象的時候,狀態完全不同,你不是一張悍跳藏視角的狼人牌,又是什麼呢?」

「別看我接查殺,且沒有聽過8號玩家的發言,但是我就敢打你5、8警上雙狼啊!」

「這個8號玩家,他能有什麼身份底牌,卦象被我看破的一張定狼牌!」

「然後警下你們1、2、4、6就看票型了,給5號狼人投票的,是需要表水發言的哦,且容易被真預言家打入5號玩家的狼坑裡。」

「再一個點,我這麼敢打敢發言的牌,底牌一張神職魔術師,還敢給我3號發查殺,你5號是張什麼牌?」

「明確告訴你,第一晚上換了你5號,還有另外一張牌,暫時保密,免得警下的狼人不敢去給5號狼隊友沖票了。」

「呵呵,後置位預言家不用有壓力,隨便跳,他們狼人想抗推我一張魔術師,必須得安排小狼和我對跳對吧!」

「而8號玩家是我抿卦象看出來的一張定狼牌,他和我對跳,就一定是5、8認雙狼對嗎?」

「那如果其他位置的狼人想和我對跳魔術師,大概率只能是警下沖票的狼人,到時候大家一看票型,三張狼綁定在一起,是不是直接找到你後面起跳發言的蓋世預言家?」

「沒了,至於5號、8號誰是那個狼王牌,我聽過8號玩家的本體發言,等一下再給你們去盤吧!」

「我是覺得狼王肯定在警上,且大概率開在5號、8號裏面。」

「過。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