◈ 第8章

第9章

就他媽那個脾氣,只有他爸爸,能夠hold住,他還是趕緊帶着秦思思回房吧!

別他大哥才新婚,第一天家裡就產生了家庭矛盾。

秦思思也不是非得和劉紅抬杠,見江弈白和江天饒都這麼說了,也挺感激江家的這兩個男人給她留的臉面,很是溫和的,對江天饒還有劉紅道。

「那叔叔阿姨,你們先忙,我就先上去了。」

說完也不顧劉紅再次氣歪了的嘴巴,跟在江弈白身邊就走上樓了。

轉過樓梯拐角的時候,秦思思還隱隱約約聽到劉紅滿腔怒意的聲音。

「你聽聽,你聽聽,都已經嫁給咱們家兒子弈澤了,還叫咱們叔叔阿姨,一點教養都沒有,當初我就不同意這個鄉下女人進門的,可你大兒子偏要和咱們對着干,如今倒好才進門,第一天就搞成這樣了。」

江天饒壓抑心底暴躁的情緒,哄着媳婦道。

「哎呦,這還不是你先給人家下馬威造成的,人家才進門,你就說這誰啊,怎麼來你們家?換作是你,你能接受嗎?人家好歹也是新嫁娘。」

真是的,即使那秦思思再不好,如今已是他們江家的兒媳婦了。

以後好好相處,培養培養,看看這人的品質再說嘛,鄉下來的未必也不好。

畢竟是一路在社會上摸爬滾打起來的人,在江天饒看來,沒結婚之前反對是一回事,結了婚之後又是另一回事了。

他們家沒發家之前,可不就是鄉下的嗎?最終,靠着自己的勤勞和努力走上了康庄大道。

才沒發家多久,他這媳婦看鄉下人的目光,似乎就變得偏執了。

何必要人家一進門就大動干戈呢,他這老婆就是太過直接了。

在徹底聽不見樓下兩人談話之時,只有劉紅隱隱約約的聲音傳來。

「哎呀,我不理你了,當初咱倆不都反對這門親事的嗎?如今你倒是一心向著那鄉下女人了……」

秦思思聽着樓下的談話,臉上的表情平靜如水。

江弈白走在前頭,也清楚地聽見了樓下的對話,他的臉上閃過一絲暗沉之色,好在這時,兩人已經來到了三樓。

三樓總的有四個房間,其中面積最寬,裝修最好,最明亮寬敞的兩個房間,分別是他們哥倆在用。

不過自從哥倆參加工作後,這三樓的房間兩人也就很少回來住了,周末的時候或者節假日的時候,哥倆才會回到這裡。

如今,秦思思已經嫁給了江弈澤,那麼,自然是要住在他哥房間里的。

江弈白帶着秦思思來到一個房間門口道。

「大嫂,這間房子是我大哥的房間,今天忙了一天,你也累了,進去好好休息吧!待會兒我會讓廚房裡的傭人給你送點東西過來,先填填肚子,晚飯他們會來叫你下去用餐。」

至於他,一還得趕去單位呢,一大堆事情等着他。

秦思思點點頭,對江弈白道。

「江弈白,謝謝你了。」

說完直接推開門走了進去,朝後者點頭示意之後,輕輕的把門給帶上了。

等到門關上以後,江弈白才回頭,眼底的笑意漸濃,抬腳朝樓下走去,江父和江母坐在樓下的沙發里,看見兒子下來,劉紅忍不住嘀咕。

「老二呀,你大哥都不管那個鄉下女人,你怎麼把她給帶回家裡來了?」

一想到那個鄉下女人住進了他家,還住了他們大兒子的房間,劉紅就覺得渾身不得勁。

一旁的江天饒無奈的瞧了一眼自家媳婦,對江弈白道。

「你去忙吧,別管你母親,她就是這個德性,時不時要叨叨。」

這人都娶進門,送進家裡來了,還能把人退出去不成?

江弈白朝自己父親點點頭,轉過頭對母親語重心長的道。

「媽,既然大哥都和秦思思結婚了,你就別一天針對人家了,這人都娶進門了,難不成你還不讓人住家裡呀?」

反正這秦思思如何?他是不知道,但既然娶了人家,總不能把人扔在外面吧,那又不是養外室,好歹也是大哥當著全村人的面明媒正娶的媳婦,他大哥沒時間帶媳婦回家,他怎麼著也得幫他大哥帶回家吧?

「你……」

劉紅被自家兒子的話堵得說不出話來,用手指着二兒子半天才一臉沮喪的道。

「好啊,那個鄉下女人才進門第一天,你們都這麼針對我,哎呀,我不活了。」

說著捂着臉跑進房間去了,只留下一臉無奈的江天饒看着劉紅遠去的背影。

江弈白抬腳往外走,邊走邊和自己父親交代道。

「爸,我媽那裡你看着點,我還有事就先走了,我哥這幾天可能出任務去了,都不會回來,你多少得照看一下家裡的兩個女人。」

就他媽那個脾氣,要是沒人攔着點,指不定都能和秦思思動不動就撕逼大戰。

正所謂自古兒媳是天敵,這秦思思嫁進他們家,還是個全家人都不看好的媳婦,以後這日子,他想想都覺得頭疼。

江天饒對自己二兒子擺了擺手道。

「行吧,你去忙你的吧,你媽那裡我會盯着點,她也就是嘴上圖個痛快,也不會對秦思思做什麼的?」

江弈白來到了門外,一輛黑色的吉普車已經等在了那裡,楚河早已經站在了車外,等他看見江弈白出來,快速的打開後車座,習慣性的用手攔住車門上方的位置。

江弈白大踏步上了後車座,楚河坐上了副駕駛座,順手遞過來一個文件。

「江處,這是南溫河那邊下一年度要申報的開採計劃,您大概看一看。」

楚河是單位上給他安排的秘書,做到江弈白這個處長位置,手底下早已經不止一個助手了,但楚河是他用的最順手的一個。

所以就經常帶在身邊,他手上的大多事情都是楚河經手辦理。

江弈白沒說話,順手接過了楚河手裡的文件夾,快速的瀏覽了一下,又遞了回去,吩咐道。

「把這份文件傳給致遠礦業,轉告他們白總,好好收斂起他的那些花花腸子,等到南溫河那邊的礦業招標,給我好好的去準備,別整天把力氣都浪費在女人身上。」

說完,疲憊的靠在座椅上,用手捏了捏眉心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