◈ 第6章

第7章

裔夜的目光從盛夏的身上收回,重新落回到盛媛雪的身上。

盛媛雪咬了下唇,眼神看着地上的項鏈,然後彎腰……準備去撿。

裔夜攬着她的腰,阻止了她的動作,沉聲道:「髒了。」

「可是……」盛媛雪眼中帶着星星點點的淚光。

盛夏看着眼前郎情妾意情意綿綿的畫面,凄然的笑了下,覺得自己就像是一個笑話。

她將脊背挺得如同後面立着一塊鋼板,直直的在兩人面前走過。

而她費盡心力偽裝的堅強,卻在聽到身後兩人的對話後,頃刻間——

土崩瓦解。

他說:「改天找設計師為你定製一款項鏈,款式你來定。」

盛夏的腳步微頓了一下,然後微微低下頭,看了眼自己的右手,右手無名指的位置上……空空如也。

她,沒有戒指。

她,結婚了兩年,除了那本結婚證,什麼都沒有。

「裔夜……我沒有戒指,你知道嗎?」她的聲音很輕,輕到說出口的那一瞬間就飄散了空中,轉瞬無痕。

為了哄盛媛雪開心,你可以一擲千金。

可是裔夜,兩年,你卻不願意為自己的老婆,買下一枚結婚戒指,傳出去,別人會說你小氣的,你知道嗎?

盛夏微不可知的彎了下唇角,那點染上的三分笑意,看上去落寞且孤獨。

……

裔氏集團,總經理辦公室。

盛夏站在偌大的落地窗前,手中捧着杯咖啡,眸色沉靜的看着大廈下熙熙攘攘的人群。

「總經理,這是近期公司要跟西華集團進行的合作項目……」楊助理將整理好的文件,放到了辦公桌前。

盛夏轉過身來,將咖啡杯放下。

指尖翻動着文件,一目十行的迅速瀏覽着,卻在看到更改過的負責人後,眼眸頓了頓,「對接西華集團項目一向是我的工作,怎麼換成了王總?」

楊助理有些遲疑的看着她,「這……是總裁的意思。」

裔夜?

盛夏按壓了下眉心,慢慢的闔上了文件,「……你先出去吧。」

盛夏拿着文件出現在總裁辦公室門前,門半掩着,並沒有完全關上。

「裔哥哥,西華集團調換負責人的事情,盛夏姐姐知道以後不會生我的氣吧?」盛媛雪的聲音透過門縫清晰的傳到盛夏的耳中,阻止了她準備敲門的動作。

她還在奇怪,對接西華集團的項目一向是她負責,怎麼會突然換人,原來……是,裔總為了討心上人的歡心。

在盛媛雪面前,裔夜總有千萬種遷就的理由。

盛夏看着手中的文件,反倒是成了可笑的存在。

只是裔夜,你莫非是忘記了西華集團的負責人是誰嗎?

「盛經理是來找總裁的?」泡咖啡回來的楊秘書,狐疑的看着站在門口的盛夏。

盛夏朝他看了一眼,隨後微微的搖了搖頭,邁步離開。

只是,在拐角處的垃圾桶里,將手中的文件丟了進去。

那是她耗費了數天打出的跟西華集團後續的合作方案,只是現在……似乎成了多餘的東西。

從來就是,盛媛雪的一句話,就能把盛夏千辛萬苦換來的東西,化為泡沫。

同一個姓氏,同一個……父親,只可惜,一個是上帝的寵兒,一個是人人都不要的……棄子。

在她轉身離開的時候,總裁辦公室的門也從裏面打開,裔夜恰好就看到了她丟棄文件的動作,劍眉擰了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