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arning: count():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/home/wwwroot/www.testdirect.org/wp-content/themes/book-ttkan/functions.php on line 2320
驚覺相思不露,原來只因入骨全文免費閱讀 第3章_德興小說
◈ 第2章

第3章

殺人,盛夏知道他不怕,別人不清楚,她卻是心知肚明,偌大的四方城,裔夜唯一真正放到心上的,不過一個盛媛雪。

他愛她,愛到喪失原則。

猩紅着眸眼的裔夜鬆開了手,盛夏像是一塊被隨手丟棄的抹布,倒在冰冷的地面上,冷的她渾身的汗毛都豎了起來。

真冷啊,她想。

可是再冷,也沒有他的背影冷。

……

兩年後。

蘇簡姝看着昔日意氣風發的好友此刻狼狽喝酒的模樣,按住了她的手,「別喝了,後來呢?後來發生了什麼?」

盛夏輕輕笑了笑,瘦削的身形在昏暗的燈光下滿是寂寥,「後來……我們結婚了。」

她伸手戳了戳自己一邊的腎臟,「這裡也空了。」

蘇簡姝目瞪口呆的看着她,忍不住拔高了聲音:「你瘋了是不是?!盛媛雪那個病壓根就不用腎臟移植,她刻意放出那樣的消息不過就是打定了主意你一定會鬆口。」

盛夏凄然的笑了笑,仰頭將杯中的酒喝光,然後痴痴的笑:「你以為我不告訴裔夜,盛媛雪就不會『一不小心』說漏嘴,告訴他我們的腎臟配型合適嗎?她想要算計我,我總不能坐以待斃不是?」

蘇簡姝看着眼前似乎還帶着些許沾沾自喜的女人,真想打醒她:「你明知道是圈套,還往裡跳?」

「嗯。」醉醺醺的盛夏就像是個討到了什麼寶貝的孩子,痴然道:「我主動跳了,裔夜就是我的了啊。」如果是最後被逼着跳,她可就什麼都落不着了。

所以,你瞧,她多聰明。

「我看你就是個瘋子!」蘇簡姝恨得咬牙,「這世界上怎麼會有你這麼蠢的女人!」

盛夏抬手在她的腦袋上敲了一下,眨着醉醺醺的眼睛,「我是全額獎學金保送的北碩生,競賽獎金拿到手軟,你說誰蠢?」

「嗬」蘇簡姝被她氣笑了,奪過她手裡的酒杯:「別喝了,我送你回去。」

「不回去……」盛夏搖了搖頭,趴在桌上,面色潮紅,「不想回去。」

蘇簡姝嗤笑:「費盡了手段嫁給了他,現在你告訴我不想回去?」

「嗯。」喝醉後的盛夏沒有了往日的防備和謹小慎微,透着股孩子氣,「家裡太冷。」

徹骨的那種冷,她想要將屋子暖熱,可是別墅那麼大,她一個人……暖不熱。

「冷?裔夜那塊冰山,那麼冷,你不是每次都上趕着湊上去?」蘇簡姝真想要撬開她的腦子好好看一看,她是中了裔夜的什麼毒。

蘇簡姝想到五年前,一提到「裔夜」兩個字,就笑的像是個傻子的盛夏,心中餘下的只有嘆息。

「裔夜啊?」盛夏勾了勾唇,但是弧度卻不大,凄迷的眼中帶着抹自嘲的味道,「他不冷,起碼……他面對盛媛雪的時候,就暖得不像話。」

還有那年……他像是天神一般,將她護在身後的時候。

回到茗品居,她和裔夜的家。

盛夏躺在地板上,看着天花板上的吊燈,怔然出神。

很久很久以後,拿起手機,嬌軟着語調,「老公……今天回來嗎?」

「裔夜……你已經很久很久沒有回來了……」

她拿着手機說了很久很多,說的很認真,千言萬語最終化為一句「……我想你了,回來吧。」

她對着手機講了足夠半個小時後,只是電話那頭回應她的只是:「您撥打的電話暫時無法接通,請稍後再撥……」

她許是醉酒醉的真的太厲害了,連電話沒有接通都沒有發現。

只是,醉成了這樣,眼淚怎麼還是那麼猝不及防的沾**枕頭?

她的嗓音耗盡的如同行沙漠中久未飲過水的遊人:「……我換了那麼多手機號,你倒是每一次都能……準確無誤的判斷出。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