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arning: count():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/home/wwwroot/www.testdirect.org/wp-content/themes/book-ttkan/functions.php on line 2320
驚覺相思不露,原來只因入骨 第6章_德興小說
◈ 第5章

第6章

「如果讓人知道,盛家的大小姐,整日跟有婦之夫混在一起,悠悠眾口怕是裔總也堵不住。」

一句盛家大小姐,說出來的無盡的心酸,只是除了盛媛雪外,無人懂得這句話的真意。

包括,裔夜。

店員看着眼前的三人,聽着盛夏的話不禁有些目瞪口呆。

這個女人原來才是男人的妻子,現在小三已經可以做到這麼囂張的地步了?竟然公然跟正室搶奪東西。

裔夜加重了手中的力道,深邃的眸中陰滲滲一片:「你在,威脅我?」

盛夏聞言卻只是笑,手腕上的疼,她全然沒有放在心上,比這疼痛百倍的事情經歷的太多,對痛覺的也變得不再那麼敏感。

「我只是在提醒裔總,總是要顧忌自己已婚的身份。」

「嗬」裔夜冷冷的甩開她的手,讓她向後猛然踉蹌了一步,「已婚?我早就說過,除了那一層紙的身份,你什麼也得不到。」

盛夏捋了捋耳邊的碎發,嘴角掛着淺淺的弧度,「但是有了這層紙的身份,你所寶貝的盛大小姐就是最名副其實的第三者。」

盛媛雪委屈的拽着裔夜的衣服,「裔哥哥,我不要了……我們走吧,她就是……擺明了想要侮辱我,我……我不要了……」

說完,將臉埋進他的寬闊的胸膛,肩膀一聳一聳的似乎是在哭。

裔夜身上的寒意因為盛媛雪的哭聲而變的更加濃烈,把手伸了出來:「項鏈。」

盛夏看着以一種絕對保護姿態將盛媛雪護在懷裡的裔夜,看了良久,然後,慢鏡頭一般的將手中已經包裝好的項鏈拿了出來,放在手心把玩了一下,覺得這條項鏈是真的漂亮,難怪……盛媛雪過了半個月還會來第二次。

她拿着項鏈的一頭,晃動了兩下,伸到了裔夜的手邊,卻在下一秒陡然鬆手。

「啪」的一聲,項鏈落在了地上,發出一聲悶響。

在裔夜陰沉的目光中,盛夏把腳踩了上去,「咯吱咯吱」是鞋底連帶着項鏈摩擦地面的聲音。

然後她鬆開了腳,對上盛媛雪憤怒的眼眸,也對上裔沈晚瓷夜冰寒的眸子,「項鏈在地上,盛大小姐既然這麼喜歡這條項鏈,想必……也不會在意。」

「你……」盛媛雪從小到大就是在蜜罐里長大,什麼時候受過這種屈辱,揚起手,「啪」的一聲,重重的打在盛夏的臉上。

盛媛雪用的那隻手,手上戴着戒指,一巴掌下去的時候,在盛夏白皙的臉上頃刻間就留下了一條醒目刺眼的紅痕,沒有流血,卻也差不多了。

店員忍不住發出一聲輕呼。

裔夜的眼神閃了閃,看着她被打紅的臉,眸色有些複雜,垂在一側的手不自覺的攥了攥。

盛夏伸手撫了撫自己的面頰,清澈的眸子慢慢的定格在盛媛雪的臉上,然後緩緩的揚起了手掌。

盛媛雪後退了一步,可實際上這不過是多此一舉,因為盛夏的手並沒有落下來。

在半空中,就被一雙有力的手臂給攔了下來。

四目相對,盛夏看着裔夜眼中不容置疑的維護,呼吸都變得停滯起來,耗盡的聲音從喉嚨間溢出:「她打了我,裔總看到了嗎?」

裔夜眸色深深的看着她,深邃的眸子里一片沉寂的夜色,看不出多餘的光亮。

盛夏自以為自己早就已經百鍊成鋼,但此刻面對他無動於衷的神色,還是忍不住的有些委屈。

裔夜,我能不能拜託你,偏心的時候不要偏的那麼顯而易見,那麼……一目了然?

我是你的妻子,你還記得嗎?

「裔哥哥……」盛媛雪看着四目相對的兩人,拽緊了裔夜的手臂,期期艾艾的喊了一聲,不知道的,還以為挨打的是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