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arning: count():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/home/wwwroot/www.testdirect.org/wp-content/themes/book-ttkan/functions.php on line 2320
海賊世界:開局先睡個百年 第10章_德興小說
◈ 第9章

第10章

皎潔月光傾瀉而下,灑在波濤洶湧的海面上,又落在平靜緘默的大地上。

薩卡那被七星劍力量填滿的身體感受到了一種神奇的牽引,這種牽引令他用不再能稱之為目光的滿眼眼白,望向了緩步走近的男人。

他抬起了手,麻木地對準了男人。

但方才輕易便能彎起的手指此刻卻如同被重山壓住,壓得他無法做出更多的動作。

是身體里的血液,在抗拒着。

「結束了。」

喬爾神色淡然地停下步伐,「這場關乎於『血統因子』的實驗已經有了結果。」

他虛空抬起了一隻手。

薩卡只覺得身體里的牽引越來越沉重,也越來越疼痛,就像是被抽絲剝繭般,身體里的力量被細細地,一絲絲地抽了出來。

「啊啊啊啊!!!」

在無比劇烈的疼痛中,那些不斷沸騰的血液蜂擁般地湧入了他的胸口,照得了那處綠色的七星劍印記發出了耀眼的華光。

在這短暫的明亮後,七星劍印記如有生命般從他仰天張開的嘴裏逃了出來,在一眾不可思議的目光中,落入了喬爾的掌心。

方才還不可一世,揚言要令世界陷入黑暗的薩卡,此刻卻沒有任何反抗地被奪取了力量,如一灘爛泥似的倒在了地上。

突如其來的局勢變換幾乎令在場的草帽眾人都還沒有轉過腦子,還有些呆愣在了原地。

剛才……

發生了什麼?!

「喂喂喂,你們看到了嗎?他奪走了七星劍的力量,這個傢伙肯定比索隆的那個朋友還要恐怖……」

烏索普托起已經骨裂的右手,這是他剛才在背後偷襲薩卡後得到的回饋——雖然躲過了襲來的劍芒,但卻被劍芒捲起的沉重石塊砸折了手腕。

不過,此刻他已經沒有心思再去述說自己那無與倫比的勇氣,而是面色激動地大喊着,試圖喚醒還在迷惘中的夥伴們,「我們……還是快逃吧!」

「可是……」

臉蛋青腫,身體各處皆有負傷的喬巴望了望後方的湖面,弱弱地應聲,「我們沒有退路了。」

「有路飛他們在,不會有什麼問題的,相信路飛!」娜美舉着氣候棒,放在身前,一臉凜然。

「話雖這麼說,但你的腿明明都已經在打顫了啊喂!等等……你為什麼後退了?

喂!不要躲在我的身後!還有喬巴,你不要學娜美啊,你這麼強,才應該成為我們的護盾吧!」

烏索普滿臉黑線地朝着自己身後躲去的娜美,以及躲在娜美後面的喬巴喊道。

「混蛋~就算你誇我,我也不會開心的!」馴鹿忍不住高興地扭起了身子。

山治將目光從吵鬧着的三人組身上收回,凝重地望向喬爾。

作為草帽海賊團中唯二見過對方,並且有着短暫交手的他,十分清楚對方的實力是有多麼強大。

然而,眼前的這一幕令他發現,他還是嚴重低估了對方。

這個神秘詭測的男人如果是敵人的話……

那麼,接下來將會出現一場比七星劍更加猛烈的災難,恐怕會徹底摧毀這個初露鋒芒的海賊團!

「……他怎麼可能沒有辦法阻止。」

羅賓怔在原地,有些出神。

剛才在石室中,她便有想過這個問題,既然他能利用這個因子的容器,那麼應該也會有掌控的辦法。

但她始終不明白的是,喬爾此刻才終於出手的目的。

難道像是救世主般,挽救眾人於生死間會令他快樂和興奮嗎?

或而言之,如惡魔般戲耍着眾人,隨性地支配着他人的生死,會令他產生愉悅?

不……

他,不會這麼無聊。

羅賓最後想到。

喬爾注視着手裡的七星劍血印。

血紅的液體表面下,透着明澈的翠綠色澤,在紅綠交融的地方,有一種薄薄的血膜,包裹核心處細小的綠焰。

「……」

這一刻,他的思緒彷彿穿越到了那遙遠的亘古。

惡魔果實誕生於人的慾望之中。

那麼,人又是如何誕生?

生命又是如何出現?

又為何有心靈與肉體的區別?是心靈引導肉體,還是肉體主導心靈?

疑問無窮,探索便無窮。

於是,有人在觀測中發現了生命在同種生物的基本表現都是一致的,就彷彿一切都是按照對應的設計圖被創造出來。

而在這其中的微觀世界,便可見構造生物的基本單位——血統因子。

在這名為「此乃神之領域,凡人不能觸及」的生命禁忌中,他們並沒有選擇中止,而是繼續深入。

很快,他們發現了惡魔果實的力量就寄宿在血統因子中,交織融合。

這種發現令他們察覺到了生命或與惡魔果實有着微妙的聯繫。

正如惡魔果實誕生於慾望中,他們便將慾望當成養料投入實驗,等待着生命奧秘的揭示。

但太少的養料不足以支撐這個實驗完成,由此,更為龐大的觀測樣本「阿卡斯」就此出現在實驗台上。

殺戮、破壞、貪婪、破壞、嫉妒,無數慾望彙集在了名為七星劍的容器內。

乃成了傳說的伊始。

喬爾如走馬觀花般覽過腦海里突然出現,又迅速消散無影的畫面。

這道由七星劍血印映射而出的信息,自他一百二十多年前初次登島時,便感受到過一次。

彼時,七星劍中留存的力量以血液的形態留存,這股與他同出一源的力量,毫無疑問是某任吸血鬼形態能力者留下的遺產。

而在那血液中映射出的殘缺信息中,便能看見彙集了龐大慾望卻依然失敗的實驗結果,以及未竟的血統因子殘樣。

他那時便產生了空前的好奇,而如今,他真正知曉了邁向神之領域所缺失的關鍵踏步。

慾望是滋養惡魔的溫床,寄宿於血統因子中的惡魔也會因慾望獲得更強大的力量,

但……

一個完美的血統因子並不只是如此。

喬爾轉過了目光,掃向草帽團眾人。

永不言棄的『希望』,不畏強敵的『勇氣』,終始不渝的『信任』,毅然決然的『犧牲』,以及少女對情郎的綿綿『愛意』。

除了無止的慾望外,還有獨屬於生命的高貴情感,才共同形成了一份完整的血統因子。

此刻,這份吸收了眾人情感的血統因子,完美綻放在了喬爾的掌心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