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arning: count():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/home/wwwroot/www.testdirect.org/wp-content/themes/book-ttkan/functions.php on line 2320
貴妃嬌且媚(重生)全文免費閱讀 第5章_德興小說
◈ 第4章

第5章

下過雨的廊下泛着潮,逢春一出門便腳步匆匆地往外小跑而去。

長秋宮中主位住着的是祥貴嬪。

貴嬪是正三品,可坐穩一宮主位。祥貴嬪入宮多年,一直坐穩長秋宮的主位,家世自是不俗。

只是她家世再高,卻不受萬歲爺喜愛,恩寵一直淡淡的。

倒是她們小主沈婉儀入宮之後倒是討萬歲爺歡心,如今雖住的是偏殿,但東西偏殿就住了沈婉儀一人,倒也互不打擾。

逢春心中存了事,也不刻意繞遠路了,直接從紫藤花架那穿了過去。

到了長秋宮的偏殿,裙擺已經微微濕透。她卻顧不上,喘着氣雙手推開門。

屋內布置華麗,宮婢環繞之中,一女子站在大殿**來回踱着步。

聽見動靜後,連忙轉過頭。

那張臉生得極為嬌美,輕輕撩起眼眸便可瞧出楚楚動人之態。整個後宮中美人眾多,可沈婉儀這張臉依舊還是讓人過目不忘。

之前逢春每次見到覺得驚艷,可今日不知是不是因為看見芙姑娘的緣故,再看自家的小主倒是沒那麼奪目了。

逢春不敢將面前的表情泄露,連忙低頭掩蓋住臉上的思緒。

沈清如目光往她背後看了一眼,見沒人之後眉心下意識皺起。

「人呢?」此時那張臉上柳葉眉微皺着,明顯帶着焦急。

逢春不敢耽擱立即快步上前,小幅度地朝她搖了搖頭。

「人不在?」沈清如眉心一皺。

昨晚她分明將沈芙灌醉送到了龍榻上,可今日一去卻是無人。

萬歲爺昨晚的動靜分明是已經寵幸過……

「人不在那兒,回了儲秀宮。」逢春剛磕着頭,額間一抹紅色。她伸出手不自然地摸了摸道:

「奴婢一過去的時候就發現芙姑娘躺在床榻上,說是病了不肯過來。」

「病了?」沈清如挑眉。

昨日還是好好的,怎麼可能才一晚上人就病了。

「莫不是她發現了什麼吧?」沈清如想到什麼,面色立即變了。

沈芙才是沈家正經小姐,她在沈家待了多年,自是知曉沈家對她有多看重。

若是真的發生了何事,只怕沈家不會放過自己。

沈清如面色變得極為難看。

逢春怕主子亂想,揮手讓身側的宮女下去,等人都離開後,這才俯身湊在她耳邊說了幾句話。

「奴婢瞧着不太像。」沈芙若是真的知曉她們在害她,以她的身份必然會鬧得天翻地覆。

到時候,萬歲爺就算看沈家的面子上,也會給沈芙一個位分。

可剛剛芙姑娘……

逢春想到剛剛掀開簾帳的驚鴻一瞥,沈芙躺在床榻上。

別的沒看清楚,倒是那張臉褪去了青澀,變得勾人又嫵媚。

簡直令人挪不開眼。

這哪裡像是剛及笄的少女,分明一副無力受恩的模樣。

「奴婢倒是覺得昨晚的事就是芙姑娘。」

「你說真的?」沈清如原本在來回度步,聽見後腳步一下子站穩了。

她身子往後退了退,隨後忽而雙膝一軟。

逢春嚇一跳,連忙伸出手將她扶住:「小主當心。」

她一邊點着頭,沈清如放在她胳膊上的手瞬間就收緊了。

「奴婢本想過去親眼驗證,但芙姑娘不讓碰。」逢春想到剛剛,面上憤恨道:

「至於到底是不是,還需嬤嬤親自驗證。」到底關乎閨中清譽,假若有個好歹吃虧的可是自己。

逢春每說一句,那放在她胳膊上的手就收緊一寸。聽到後面,沈清如才猛然掐緊。

逢春疼得冷汗直流,面上卻不敢泄露半分。反倒是沈清如深深吸了口氣,剛剛面上一瞬間的凌厲感瞬間就掩蓋住了。

「這事急不得。」是與不是都不敢輕易定奪。

沈清如後悔昨日晚上沒有親自過去,當場抓個現行。

可她到底是太過害怕,假若一個出錯,直接將沈芙暴露在萬歲爺的眼皮子底下,那她可就是前功盡棄:

「到底是晚了一步,如今說什麼都沒用了。」

沈清如深深嘆了口氣,她分明下了足足的藥量,按理說人應當睡到翌日清早才是。

可宮女一早就去過,屋內什麼都沒有,連着衣裙紐扣這些都找不到。

「白忙活一場。」沈清如心中不可能不後悔。

逢春見主子心中不悅,眼神閃了閃,連忙道:「要不偷偷找個太醫去?」

太醫脈象一通,有些什麼自然也就逃脫不了法眼。

沈清如心中琢磨了一通,隨後還是搖了搖手:「罷了。」

是又如何,不是又如何?

沈芙到底是嫡女,若不是有完全的把握,她不敢輕易動手。

否則只怕是會雞飛蛋打,日後連着沈家如今的支持都要跟着失去。

「下次再找時機。」幾番琢磨之下,沈清如到底是不敢輕舉妄動。只要將沈芙留下來,日後總會再有機會。

「小主……這事,還,還要做么。」逢春有些膽怯,想着今日芙姑娘的摸樣,她依舊有些心慌。

沈清如立即轉頭看了她一眼。那張臉上分明半點兒怒容都沒有,卻又讓人心中跟着一顫。

逢春偷偷咽了咽口水,提醒道:「可是……眼看着就要選秀了。」

瓊州夜宴結束,選秀便是正式開始。

這一個月來,秀女們都在儲綉宮中學習規矩。等規矩學好之後,便就是最後的殿選了。

沈芙如今在儲秀宮中,只要安安分分的不出任何差錯。

熬到殿選那日,萬歲爺只需見到沈芙的真容,一準會納入後宮。

沈清如想到這臉上閃過異色,她僵硬着扯着嘴角,隨後才漸漸地平復下來。

每三年一大選,再過一段時日這後宮中就會住滿新人。

到時候萬歲爺又會寵愛何人?

沈清如想到這兒,心口處一陣絞痛,片刻之後才漸漸地緩和下來。

她誰也不怕,可唯獨就怕沈芙。只要沈芙入宮,那張臉必然就會勾得萬歲爺不肯放手。

到那時,又哪裡有她的容身之處。

況且……沈芙的身份,只要她在一日,時時刻刻都在提醒自己不過是沈家養女。

「一山不容二虎。」沈清如垂下眼眸,目光往窗外看去:「這後宮裡,沈家的妃嬪只能有一人。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