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arning: count():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/home/wwwroot/www.testdirect.org/wp-content/themes/book-ttkan/functions.php on line 2320
穿越八零我開局打臉白蓮花女主 第10章_德興小說
◈ 第9章

第10章

他奶?

魏肆已經記不得有多長時間沒見過他爸那邊的親戚了。

反正打小那邊就不待見他和他哥,他就是湊過去人家也瞧不上,進門連口水都不給他倒,遭嫌棄次數多了,他也懶得去那邊探望誰了。

這麼長時間不聯繫,他沒想到那老太太還那麼硬朗,還能利利索索的去買菜。

說句不孝順的話,倒是挺扛活。

也不愧早些年精神頭足到能上躥下跳的攪和得他家不得安寧。

魏肆回頭看了眼魏然,用眼神示意魏然別出來。

然後轉而朝黃秀霞抬抬下巴,示意黃秀霞有話趕緊說。

黃秀霞連連點頭,半點都不敢耽誤:「是這樣的,我不是遇見你奶了嘛,老太太身體還挺好的,和我說你爸的繼子前一陣也結婚了。」

「你爸和你後媽光是彩禮就出了不少,迎親的時候打頭的都是小汽車,那排場……」

魏肆無語,他算是理解他媽說的那句話——應付完黃秀霞之後容易吃不下去飯是什麼意思了。

這大媽是真不會說話,哪壺不開提哪壺。

看出魏肆有些不耐煩,黃秀霞尷尬的說起正題:「這不就是話趕話的閑嘮嘛,嘮完這些之後就說到你妹妹身上了。」

「你奶說你爸現在正忙着給你妹妹找婆家呢,說你妹妹歲數也大了,正是嫁人的好時候,說家裡孩子陸陸續續都要成家了……」

魏肆以為自己聽錯了:「什麼?」

什麼叫嫁人的好時候?

他妹妹今年才16,他爸是瘋了吧這個時候就開始給他妹妹相看人家?

黃秀霞無奈:「不瞞你說,你黃姨我當時也和你一個反應,我都以為要麼是我聽錯了,是你後媽的女兒要相看嫁人,要麼就是你奶歲數大老糊塗了,記不清你妹妹到底多大年紀了。」

「所以我還來來回回的問了兩遍,問是不是小然要相看人家啊?」

「我還說呢,說小然才十六七歲,哪就至於這麼著急就要嫁人了,同齡的孩子還讀書準備考大學呢家裡也不是供不起。」

自從恢復高考之後,哪個有孩子的人家不指望家裡孩子靠着讀書改換門庭?

那可是能改變一輩子的大事兒。

所以當時聽到魏肆奶奶說他們有心讓小然不讀書了早點嫁人,哪怕守舊如黃秀霞,聽完之後的第一個念頭都覺得魏肆爸是瘋了。

黃秀霞:「哎,這有了後娘就有後爹,你爸那人……嘖,我也不知道該咋形容好,反正就是挺沒良心挺不靠譜的。」

「小然學習成績有多好哪怕不常回來我都知道,把個好好的大學生苗子催嫁人,也不知道這主意到底是你爸自己想的還是你後媽吹枕頭風吹的。」

說罷,黃秀霞偷眼去看魏肆,只一眼,就嚇得趕忙收回了視線。

她硬着頭皮道:「所以黃姨沒誆你吧?這是不是重要事兒?」

「你們早知道心裏早有數也好有個應對,不然由着你爸那頭兒瞎胡鬧害的可是小然的一輩子。」

她拿着空碗,小心翼翼的後退了一步,試探着問:「那個……既然重要事我都通知完你了,黃姨這就回家了啊,你三個侄兒還沒吃飯呢,我要是回去晚了等會兒又得咧咧。」

魏肆冷臉掃了她一眼,看在她提供的信息確實重要的份上,倒是給了個準話讓她安心。

魏肆:「黃姨,放心吧,我知道郭家的事兒和你沒關係,以後我找後賬也找不着你那兒。」

一句話好比定心丸,黃秀霞剛還腿腳發軟,生怕被二流子找了後賬。

可得了這句準話後,霎時間,她連回去的步子都輕快利索了不少。

關上房門,魏肆第一眼就看見了他媽站在那兒滿眼通紅,單看氣勢,彷彿是要拎刀去找他爸拚命。

嘆了口氣,魏肆看向低垂着頭的魏然,聲音放輕:「小然,看反應你應該是知道這事兒,他們是怎麼和你說的?」

魏然低垂着頭,咬着嘴唇不說話。

徐麗芬心疼的不行:「小然,有什麼委屈你跟媽講,現在不是以前了,以前媽沒能耐從那群黑心爛肺的手裡邊搶回你,可現在不一樣了。」

她情急之下都把自己二兒子是幹啥的給搬出來了:「小然你想想你二哥,手底下大小百十來號人呢。」

「就是一人一口唾沫都能淹死那群黑心腸的,這樣,讓你二哥帶人去,把你戶口給牽到媽這邊,我倒要看看他們敢不敢不放人!」

魏然飛快抬頭看了她哥一眼,又仔細看了看蘇歲。

蘇歲看她跟個小兔子似的心下好笑:「小然,你這麼看嫂子幹啥?」

語氣不帶一絲隔閡滿是親昵,面上也沒有半分的嫌棄。

魏然看着自己這個漂亮得不似真人的二嫂,小心翼翼的問:「二嫂,我……我其實不想嫁人,可是我要是不嫁人就沒地方去。」

她眼眶微紅:「我要是回來……你會不會嫌棄我……」說到這兒,她又不知道該怎麼繼續往下說。

這個時候她這麼問二嫂,哪怕不是存心的也分明是把二嫂給架到檯子上了。

她到底像她後媽說的那樣,白長一張嘴一句好話不會說。

心裏懊悔,魏然閉上嘴有些愧疚的看着蘇歲。

蘇歲見狀搖頭失笑:「我嫌棄你幹嘛?」

「這是你的家,是你的親媽你的親哥,要說嫌棄,應該是我怕我這個剛進門的新媳婦被你這個小姑子嫌棄吧?哪裡輪得到我剛一進門就嫌棄上小姑子了?」

這豈不是好笑?她得多刁才能辦出來這種事。

說起來哪怕她是魏肆媳婦,可對於魏肆和徐麗芬來說,她到底是只相處了一天的人。

不能說是外人,但情分絕比不上魏然這個親妹妹、親女兒。

蘇歲不是戀愛腦,她從不覺得自己嫁給了魏肆魏肆就要愛她愛到親人都不要了,命都能給她。

她再好看也不會異想天開成這樣。

日子是過出來的,情分是處出來的,第一眼就愛她愛得要死要活連親人都不顧了的男人,說實在的……那樣的男人她也不敢交心。

很簡單的道理,那樣的沉迷太淺薄了,今天能對她膚淺,明天看到更讓他心動的人他就能對着另一個人膚淺。

感情淺薄又廉價。

所以新婚伊始,她只做自己身為妻子和兒媳甚至是嫂子這三個身份分內的事兒,至於別的,她不貪圖也不強求。

掐掐魏然的臉蛋,蘇歲眼神溫柔:「小然,我雖然不知道你為什麼在意我的意見。」

「可是我要說的是,這是關於你的人生,你自己的事,你首先要考慮的不是你嫂子我的想法,而是你自己的想法。」

魏然怔住:「我……我的想法?」

蘇歲:「對,你的想法,不管是對於你爸和後媽安排你相親的事兒,還是你遷戶口的事兒,你是怎麼想的?」

「你是想讀書還是想結婚,是想繼續留在你爸那兒還是想回來和我們生活在一起?」

魏然獃獃的看着眼前的新嫂子,這是一個……和大嫂完全相反的人。

她為什麼這麼在意嫂子的想法,就是因為以前她有一次受了委屈好不容易鼓起勇氣,想要把戶口遷回來,恰巧大嫂當時在家,她就跟大嫂漏了點口風。

可大嫂的反應……